江西做近视眼手术安全吗,

当前位置: 文化 > 历史资讯 > 正文

江西做近视眼手术安全吗,江西做近视眼手术得多少钱,江西做近视眼手术好的医院

2017-12-12 14:16:47    国是直通车   参与评论()人

楚天都市报讯

图为:每天带孩子做康复治疗,是闵燕姣的必修课

楚天都市报记者李晗 通讯员詹凡姜琨 摄影:楚天都市报记者王永胜“宝贝乖,今天让医生叔叔扎完针,妈妈给你买气球。”昨天下午,湖北省第三人民医院儿童脑病康复中心治疗室里,一位母亲抱着4岁的女儿,言语充满爱怜。

母亲叫闵燕姣,有个3岁的儿子,怀里的女儿是她4年前捡到的弃婴。两年前,发现养女智力比同龄人差,闵燕姣便带着来到武汉求医。今年3月,她暂别丈夫和儿子,带着养女到汉口租住,每天风雨无阻地陪她康复治疗。

路边捡到刚出生的女婴

今年40岁的闵燕姣是仙桃人,和丈夫长年在镇上做小生意,小日子过得其乐融融。4年前,闵燕姣和丈夫商量,准备赶紧生个孩子。

2013年3月14日下午,正在备孕的闵燕姣和家人散步走到普佛寺附近时,听见路边草丛传来微弱的哭声,闵燕姣和父亲顺声寻找,发现一个黄色纸箱里躺着一名刚出生不久的女婴。发现女婴嘴唇青紫,闵燕姣立即把她抱起来。“当时天气比较凉,孩子只穿了两层单衣。”闵燕姣回忆,女婴身边有一张写了她出生年月日的纸条——孩子是3月7日在某医院出生。

闵燕姣和丈夫商量后,把女婴抱回家,并买来棉被、奶瓶和奶粉,谁知发现女婴不会自主吸吮奶嘴。闵燕姣就一点一点地把奶水滴进孩子嘴里,但每次最多只能喂几滴,孩子还总是哭个不停。

两天后,闵燕姣夫妇带着女婴到当地民政局求助,在民政局的安排下,女婴被送到仙桃市人民医院检查,发现她是早产儿,仅2斤重,随后在保温箱里呆了一个多月。

在武汉租房陪养女治病

在女婴住院期间,闵燕姣发现自己怀孕了,这令夫妇俩非常高兴,但闵燕姣还惦记着捡来的女婴。“老公,孩子跟我们有缘,能不能收养她?”闵燕姣问丈夫,得到了丈夫坚定的支持。

2013年4月,女婴康复出院后,闵燕姣和丈夫立即去当地民政局办理领养手续,当年年底拿到了收养登记证,也给她起个名字朵朵。

2014年初,闵燕姣顺利生下儿子龙龙,闵燕姣也在家当起了全职妈妈,精心地照顾着一对儿女。

然而天有不测风云,两年前,闵燕姣发现朵朵还不会说话,听力等方面也明显不如龙龙。

2015年7月,闵燕姣带着两岁多的朵朵到武汉求医。辗转多家医院检查发现,朵朵脑室过大,大脑发育迟缓,经过一年多的护脑治疗,情况并无多大改善。

今年2月底,闵燕姣带着朵朵到湖北省第三人民医院就诊,经过测试,朵朵的智商“中度低下”。医生介绍,这种情况可能与早产有关,且已经错过两岁以内的黄金治疗期,目前没有特别的疗法,只能通过每天坚持康复治疗和训练,慢慢让孩子接近同龄人的水平。朵朵的病情让全家人心情沉重,但并没有人提出放弃,都一心一意地为朵朵治病。

今年3月1日,闵燕姣暂别丈夫和儿子,在医院附近的汉中街租了一个20平方米左右的单间,每天带着朵朵在医院治疗半天,余下半天就在房间里陪她说话。

有一丝希望就不会放弃

昨天中午2点,闵燕姣带着朵朵来到省第三人民医院继续康复治疗,其他患儿家长甚至部分护士都以为朵朵就是闵燕姣的亲生女儿。“手心手背都是肉,两个孩子对我来说同等重要,哪怕只有一丝希望,我都不会放弃。”闵燕姣透露,朵朵平均每月治疗费用近万元,全靠丈夫一人承担,而在带朵朵来武汉求医的两年里,自己没添置过一件新衣。

与家人分开了一个多月,闵燕姣每天都会想丈夫和儿子,几乎每晚都和儿子视频聊天,听到儿子喊“妈妈”,再看看身边朵朵的笑脸,她感觉一切苦和累都是值得的。

医院儿童脑病康复中心主任梁松表示,经过一个多月的治疗,朵朵的情况有所改善,目前可以说出一两个字,但离康复出院还需一至两年。

虽然康复之路漫长,但闵燕姣说会陪着孩子坚持到底。如今,她正在为朵朵申请残疾证。“如果残疾证能办下来,政府每年会给予一定的资助,家里负担就能减轻一些,丈夫也能轻松点。”闵燕姣说。(文中朵朵、龙龙均为化名)

关键词: 元宵 汤圆 童子 欧阳修
分享到:

用微信扫描二维码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 

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